琳酒今天依然磕逸真

今天也是个爱逸真的女孩

恋爱要从幼儿园谈起【下】

—✿✿ヽ(°▽°)ノ✿完结撒花!—

—知道为什么风天逸这么容易喜欢羽还真嘛—

—因为一【lan】见【ai】钟【wan】情【qi】呀—

—还是挺ooc的—

—凑合看吧—

—感谢观看【鞠躬】—

下拉开启↓



17

我叫风天逸。

现在正在上星辰幼儿园小班。

有一个朋友,

他叫羽还真。

非常可爱,

脸还非常软,

想捏。

但是有个人非常讨厌,

她叫雪飞霜,

不仅不让我捏羽还真的脸,

还和我打架。

但是我每次都赢,

也是我每次都要顶着包道歉。

羽还真的脸,真的很软【捏】

嗯?怎么感觉有杀气。

难道我暴露了?

我叫雪飞霜,

现在正在上星辰幼儿园小班。

我有一个弟弟,

他叫羽还真。

非常可爱。

有一个非常讨厌的人,

叫风天逸。

跟我弟比起来,

还是我弟可爱。

大小眼不说,

怎么看都有点儿像隔壁邻居家养得哈士奇。

反正就是很丑,

没我弟可爱。

风天逸特别讨厌,

总捏真真的脸,

不把真真捏哭不停手。

真真也不反抗,

愁人。

啊,他又捏真真了。

我要拍死他【掏字典】

我叫羽还真,

现在正在上星辰幼儿园小班。

我有一个朋友,

他叫风天逸,

他对我特别好,

总是给我好吃的。

但是我怎么觉得他那么像姐姐隔壁邻居家的哈士奇呐?

啊,对了,

我姐姐和我在一个班,

她也对我非常好。

我姐姐还会唱歌跳舞,

真厉害~

风天逸总是捏我的脸,

唔……好疼的。

我告诉他不要捏了,

好像不管用,

怎么感觉脸有点变大了(=°Д°=)

姐姐和风天逸总是打架,

还总是因为我,

……

啊,又打起来了

别打了,我不哭了Σ(っ °Д °;)っ

每次都要拉架的老师:(╯‵□′)╯︵┴─┴

18

鉴于上次丢(da)脸(jia)的结果,

风天逸不捏羽还真了,

改揉了。

“唔……你别揉了。”

“不要。”

……

“我生气了,哼!”羽还真拍掉风天逸的手,嘟着嘴,侧过头,不理风天逸。

“真生气了?”风天逸走到羽还真面前,摇了摇羽还真。

“哼,我不理你了╯^╰”羽还真转身跑走。

一直被惯着的风天逸头一次吃瘪,

于是开展了投喂道歉法。

19

—早上—

“呐,你最爱吃这个了,给。”风天逸走到羽还真旁边,拿出一小盒巧克力。

正在和雪飞霜读书的羽还真,看了看风天逸,又看了看巧克力,咽了咽口水,拉着姐姐走到别处看书。

不看不看,眼不见心不烦。

可是我好想吃啊。゜(ノ)´Д'(ヾ)゜。゜

—午休—

因为羽还真生气不理风天逸,所以睡觉的时候背对着风天逸,不理他。

风天逸:【戳后背】

羽还真:【往边躺】

风天逸:【戳后背】

羽还真:【往边躺】

风天逸:【戳后背】

羽还真:吼!

羽还真被戳得烦了,就转过头吼了一声,但是因为都在睡觉,不能很大声,所以吼的那一声不仅不能唬住人,反倒像是……卖萌。

风天逸:可爱……想捏。

—下午—

羽还真破天荒地起了早,麻利地叠被子穿衣服,穿好衣服就跑到楼下待着,风天逸都没反应过来。

风天逸收拾好,也来到楼下,两个人是同桌,自然做在一起,风天逸把水果放到羽还真桌子上:“那么急,水果都没拿。”

羽还真只把属于自己的那份儿吃掉,另一份儿连看都不看。

风天逸把手贴在羽还真额头上,嘴上嘟囔着:“不烫啊……”

“你,你想干嘛?”

“平常都吃很多,今天怎么吃这么少。”

“我减肥,要你管,哼。”

“本来也不胖啊,”风天逸捏了捏羽还真的脸,嗯,手感不错“就是脸肉了点。”

“都说别捏了……”羽还真表示放弃抵抗,随风天逸的便了。

于是这不到24小时的绝交【大概】时间,结束了。

20

“你们就,这么,和 好 了?”雪飞霜睁大眼睛,脸上写着“不可思议”

“其实逸哥哥对我很好呀,他还给我吃的呐。”

“你还叫他逸哥哥,他给你的东西是不是放了别的啊!”

“雪飞霜,别把人想得那么黑暗行吗?”

“不好意思,别人可以,你,我办不到。”

……

“老师老师,逸哥哥和姐姐又打起来了!”

老师:阿西吧(╯‵□′)╯︵┴─┴

21

“好了好了,安静下来,准备听故事哦。”老师坐在前面,翻开故事书,讲起了故事。

很久以前,星辰阁这里还不是星辰阁,而是一片森林,那里呢,住着许多小动物,它们生活在森林里,过着安逸、快乐的日子。

森林某一处有两个屋子,一个是小兔子小羽的住处,一个是小兔子小逸的住处。它们两个是很好的朋友,但它们有一个秘密,就是它们,喜欢对方。谁都不敢说,因为它们害怕,怕说出来,可能会失去这个朋友。

它们就一直把这个秘密隐藏在心中,知道某一天的到来……

森林里来了一群恶霸,到处欺负人,被他们打伤的人,都永远的沉睡了。

小逸和小羽未能幸免,恶霸很快就找到了它们的家,小逸带着小羽东躲西藏,躲过了恶霸的几次搜寻,但是分离的那一天,还是来了。

恶霸抓住了小羽,准备引小逸出来,果然如恶霸所想,小逸赶来救小羽,恶霸打伤了小逸。

小逸拼尽全力躲过恶霸的追击,来到一个树洞里。

在临别之际,小羽抱着小逸,哭着说:“小,小逸,你别睡,我,我一定有办法救你的!”

“嗯,我,知道,小羽,最厉害了。”

小逸的微弱的声音传入小羽的耳朵里,引得小羽心里一阵发酸,哭了起来:“对不起,是我,是我没用,如果我也可以保护你的话,你就不会这样了!”

“别哭了,你再哭,我也没有力气去擦你的眼泪了……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吧。”

“什么?”

“我喜欢你哦。这可是我最大的秘密。”

小羽愣了一下,说道:“我也喜欢你!”

“是嘛,太可惜了……我累了,想睡了……”

“嗯,你睡吧……”小羽抹了抹眼泪,“等我,一定要等我!”

22

“老师老师,您快讲,最后怎么了?”

“这个故事没有结局,它让我们想象。”

“我猜最后小羽找到救小逸的方法,拯救了整个森林,打跑了恶霸!”

“我猜……”

……

“嗯嗯,我想这是最好的结局,我也喜欢这样的结局。”

一向不喜欢听故事的风天逸今天一反常态,默默地听着故事,偶尔看向旁边的羽还真,沉默着。

最后得出一个结论。

他喜欢羽还真。

他想看羽还真笑,

他想听羽还真说话,

他想让羽还真每天出现在自己眼前。

什么啊,喜欢就这么简单嘛。

23

“羽还真,我喜欢你。”

“啊嘞?”

“我 喜 欢 你!”

“为什么这样说啊!”羽还真迅速躲到三米开外。

“喜欢就是喜欢,哪有为什么。”

“对哦。”

“那我喜欢你了啊。”

“可是,万一你有一天不喜欢我了,万一有天你……”羽还真越说声音越小,低着头,看着地面。

“那,拉钩?”风天逸伸出手。

“嗯嗯!”羽还真点点头,也伸出了手。

“拉钩,上吊,一百年,不许变。”

“那我喜欢你了啊。”

“嗯。”羽还真红着脸,看着风天逸。

mua~

这次是在嘴上。

yooooo~脸更红了

你的好友【羽·蒸汽机·还真】上线

雪飞霜:“怎么了真真,脸这么红,风天逸又欺负你了?”

“嗯……算是……吧”

“怎么是 算是呢?”

“他亲了我一下……”

雪飞霜将这六个字消化了一下,然后愣住,然后回去拿字典:“风天逸你个混蛋啊啊啊啊!”

“啊,姐姐要打你了,你快跑吧!”

“嗯。”风天逸拉起羽还真一起跑。

“哎哎,别拽我呀。”

“你不在我们俩又打起来怎么办?”

“哦哦,对啊。”

看着正在被雪飞霜追的风天逸的老师:阿西吧怎么又加上一个羽还真了(╯‵□′)╯︵┴─┴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彩蛋时间

24

“来啦!”羽还真听到敲门声打开了门:“逸哥哥,你怎么来了?”

“带你见几个人。”

“你怎么知道我住在这里?”

“澜州可有我风天逸不知道的嘛?”

“对哦。”

风天逸把羽还真带到车上,一上车就对坐在驾驶位上的风刃说:“叔,这是我喜欢的人,他叫羽还真。”

风刃通过后视镜看到了羽还真,笑了笑,:“侄媳妇你好啊。”

“叔,叔叔好。”羽还真下意识答应。

我怎么变成侄媳妇了?

“我……我不是……”

“走吧,回家。”风天逸打断羽还真。

羽还真:(°ー°〃)我想说话( •̩̩̩̩_•̩̩̩̩ )

一到家,风天逸就拽着羽还真跑进家里,边跑边喊:“爸,妈,我把你们儿媳妇带来啦!”

风爸爸/风妈妈:“儿媳妇真可爱呀,来来来,让我看看。”

羽还真:(இωஇ )好恐怖(இωஇ 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不会编故事就很难受╯﹏╰

感谢观看【鞠躬】

恋爱要从幼儿园谈起【中】

—对没错是中—

—对还有下—

—越写越长OMG—

—疯了—

—ooc严重—

下拉开启↓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09

风爸爸和风刃因为要处理公务,家里没人有时间把风天逸送到幼儿园,所以风天逸很早就来到幼儿园。

“就我一个人啊……”风天逸坐到凳子上,一只手撑在下巴上看着窗户外面发呆。很快,注意力被两个人吸引过去。

是羽还真和……雪飞霜!

他们两个一起走着干嘛?!

“姐姐,你昨天怎么没来啊?”

“昨天我去演出了,所以就没来。”

“哇,姐姐,你太厉害了!”

“你也很厉害啊,那块怀表那么精致,你还不是装回去了。”

“欸?姐姐你怎么知道的啊?”

“到你手的东西有没被拆过的嘛?”

“好像是哦(๑• . •๑) ”

“他们走一起干嘛?!”风天逸生起了无名气。

10

“你和她走那么近干嘛?”风天逸一看到羽还真走到屋子里就一把拉过羽还真。

“风天逸,你怎么在这儿!”雪飞霜认出了风天逸,不可思议地说道。

“上学,你不是也来了嘛!”

“想不到你有一天也会上学啊。”

风天逸和雪飞霜一见面就嘴炮,谁也拦不住。

“昨天开学都没来,雪大小姐还真是难请啊。”

“我可听说某人前天晚上因为不听话,晚上脑袋顶着包睡觉的。”

“你怎么知道!”

“你管我怎么知道的。”

两个人就这么你一言我一语着,夹在中间的羽还真表示很无辜。

羽还真:我是无辜的(இωஇ )

羽还真:我和我姐姐走近点不可以嘛(°ー°〃)

11

雪飞霜坐在逸真二人后面。

雪飞霜无时不刻的跟着羽还真,

就差跟着进男厕所了。

“雪飞霜你要干嘛?吃了羽还真是怎么着。”风天逸实在受不了雪飞霜的眼神,跟刀子似的。

“我弟弟那————么可爱,你欺负他怎么办?”

“羽还真你说,我欺负你了吗?”

“没有没有,你对可我好了,还给我糖吃了!”

“我弟弟我宠,不劳你费心。”雪飞霜把站在风天逸旁边的羽还真拉走。

羽还真:怎么总是我被拉着跑啊(இωஇ )

12

午休时间总算到了,男生宿舍和女生宿舍是分开的,雪飞霜自然没办法盯着风天逸。

“风天逸,你是不是认识我姐姐啊?”羽还真躺在床上,冲着风天逸躺着。

“认识啊,怎么了?”

“你们关系是不是很不好啊?姐姐她一向温柔,为什么见了你就那么杀气腾腾啊。”

“她还温柔?你是看不到我就是拿笔在她脸上画了画,她就拿墨水泼我,那表情,特恐怖。”

“姐姐是很在乎自己的脸的,她泼你,emmmm……”

姐姐姐姐姐姐,什么都是我姐姐怎么怎么着,不爽。

“别叫我风天逸。”

“欸?那我叫你什么啊?”

“叫我……哥哥吧!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我和雪飞霜同岁,你叫她姐姐,自然就叫我哥哥啦。”

“是哦……”羽还真似懂非懂“逸哥哥,我困了,我睡觉了啊。”

【会心一击】“嗯……”

风天逸看着睡着的羽还真,羽还真时不时地咂咂嘴,睫毛一颤一颤。

风天逸突然还想吃一碗中午吃的糖馅汤圆。

13

午休过后,老师拿来了一些水果让孩子们吃。

“呐,羽还真,我不爱吃这个,你吃吧。”风天逸把手里的吃的递到羽还真面前。

“谢谢你,逸哥哥~”

风天逸突然感觉自己让羽还真叫自己哥哥是个错误的决定。

14(无关剧情)

羽还真非常喜欢拆东西,非常喜欢。

羽还真还有一个小包,里面都是工具。

因为下了雨,不能出去玩,大家就在教室里玩,唯独羽还真打开小包拿出一个坏了的玩具,左敲右敲,不一会儿就让手里的玩具完好如初。

看到墙上的钟表坏了蹬着几个凳子把钟表取下来修好。

风天逸/雪飞霜:羽还真你快下来啊啊啊啊啊啊Σ(°Д°;

15

鉴于上次的经历,羽还真再也不敢轻易松开绳子,两只手紧紧地抓住绳子,坐在秋千上。风天逸刚想推秋千,雪飞霜就坐到了秋千上。

“雪飞霜你干嘛啊,旁边那么多秋千不坐。”

“我和真真坐一个秋千有意见吗?”

“有意见。”

“我没意见。”

“啧。”

赶是赶不走了,风天逸只好认命,默默地推着秋千。

风天逸你力气真大。

“风天逸似乎人没那么坏。”雪飞霜想。

16

风天逸喜欢捏羽还真的脸,

不把人捏哭决不罢休地那种,

性子可以说是很恶劣了。

下午风天逸把柜子上的“小鳄鱼”拿下来和羽还真玩,石头剪子布,输的人摁鳄鱼牙齿,直到被咬。

羽还真点儿背,玩了五次都是自己被咬。

“这机器针对我!”羽还真把机器推到一边趴在桌子上。

风天逸看着羽还真气鼓鼓的小脸。

好想捏一捏。

此时,风天逸那充满罪恶的双手伸向了羽还真的脸。

“以(你)噎(捏)窝(我)尬(干)啥(什)马(么)??”羽还真被捏的连话都说不清楚。

“软乎,想捏。”

……

“疼……”羽还真的眼眶红了起来,马上就要哭,雪飞霜这才看见风天逸在欺负羽还真,跑过来把风天逸的手拍掉,拽过真真,“风天逸,你又欺负真真!”

……

风天逸是最讨厌的人,雪飞霜想。

“老师老师,逸哥哥被姐姐拿着拿着石头在操场上追了五圈了,您快管管吧!”

今天也是核谐的一天呢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雪家/风家仆人:天呐!衣服怎么脏成这个样子!

最后两个人被拎到一起互相道歉。

哦,对了。

这回风天逸脑袋上顶了三个包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谢谢观看【鞠躬】

真真直播间【五】

看文前听我bb两句

这篇文ooc极为严重

慎读

好想看方木女装啊(危险发言)

谢谢观看【鞠躬】

下拉开启↓





“听得见我说话吗?”羽还真打开直播,朝镜头摆摆手。

【……】

【……】

【听得见听得见】

【真真小天使晚好啊】

【准时等直播】

【真真晚好】

“今天接着玩上次的游戏,因为上次出了点事故,就……抱歉啦。”

【啊,心疼羽皇】

【那两巴掌真的是声入人心啊】

【我是不是错过了什么】

【前面羽皇昨天挨了两巴掌】

【去看录屏】

【其实昨天那两巴掌我莫名脑补出长篇虐恋小说来】

【大大 递笔 请写】

“哎呀,你们这样说天逸会生气的呀。”羽还真笑了笑,“好啦,接着玩游戏吧。”

游戏顺序

羽还真 风天逸 裴尚轩 张代表 童小春 陈舞蹈 秦明 方木

方木:最后一个啊……【嗅到阴谋的味道】

【啊……突然心疼木木】

【不知道这次的惩罚是什么】

【我也想知道】

【赌三包辣条女装】

【前面你够】

羽还真:渊海天工

风天逸:风凌霄汉

裴尚轩:兵不厌诈

张代表:我是土豪

童小春:酒瓶船

陈舞蹈:碧海云天

秦明:碧海云天

【???】

【小老弟你肿么回事】

【233333】

【铁了心让木木挨罚啊】

【只有秦科长最老实2333】

【л̵ʱªʱªʱª (ᕑᗢᓫา∗)˒】

方木:“碧海云天。”“是渊海天工啦~”【羽还真得意 JPG.】

方木看了看秦明,秦明摊手表示自己原话告诉你的,又看了看其他人。

统一的四十五度角仰望天花板。

啊……被坑了。

“一,一定要按照这卡片上的来吗?”

“当然。”

“不能换吗?”

“不 可 以。”

“……好吧。”

方木深吸了一口气,慢慢地走进了里屋。

……

方木推开了门,其他人都十分默契地看向别处,只有秦明愣住了。

方木穿的是女式水手服。

【前面度三包辣条那位你出来一下】

【woc木木好看】

【你们看秦科长眼睛直了】

【233333】

【wdm没白活】

【各位别截屏】

“好了好了,方木,快换回去吧。”雪飞霜表示不难为方木。

秦明捂着嘴【bi】巴【zi】装作惊讶默默地走进了厕所。

据说那一个晚上屋子里一直回荡着“秦明,方木,我错了!”这句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彩蛋时间

易茯苓:给方木拿的那套衣服呢?

雪飞霜:秦明拿走了。

易茯苓:嗯!

【真真关闭直播间后的弹幕】

【你们……】

【emmmm……】

【看见了吗?】

【看见了……】

【真真脖子上有两个大草莓……】

【羽皇脖子左侧有牙印,很淡,但是我看见了……】

(不要纠结摄像机的位置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谢谢观看【鞠躬】

恋爱要从幼儿园谈起(上)

—莫名其妙想出来的—

—有没有后续随缘—

—幼儿园谈恋爱是不对滴—

—ooc注意—

—没啦(◦˙▽˙◦)—

下拉开启全文↓




01

“天逸,过来,爸爸和你说件事。”忙完一天公务的风爸爸坐在沙发上叫风天逸过来。

“什么事?”风天逸坐在风爸爸的旁边。

“你四岁了,该去幼儿园了。”

“不去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就不去。”

“听话。”

“我可是南羽都的皇子,怎么可以和平民一起上学!”

“……你去的是星辰阁。”

“那我也不,我才不喜欢去幼儿园。”

“啧。”

据说那天晚上风天逸是脑袋顶着两个包睡觉的。

02

每个小孩儿都对幼儿园有些发怵,风天逸也不例外。

“行了,跟着老师进去吧。”

“等会儿。”

“怎么了?”

“我是南羽都的皇子,未来的羽皇,万一有人要行刺怎么办?”

“现在可是法治社会。”

“万一呢!”

“放心,除了老师,整个星辰阁都没有认识你的。”

“?”

“你不是说你是皇子吗,既然是皇子,当然就要把身份保密啊。”

得,这下是躲不过去了。

风天逸最后还是跟着老师进去了。

哎哎哎,风天逸你顺拐了!

03

进了教室,风天逸随便找了个座子坐下,看看周围。

很好,没有可疑人物。

忽然,风天逸被一个人吸引住了,那是他的同桌。手里不知道在捣鼓些什么。

“你在干嘛呢?”风天逸拍了拍自己的同桌。

“修表。”那男孩头也不抬,只是专心地摆弄手里的零件。

“修什么表啊?”

“本来是要送给姐姐的,但是我看这表挺精致的,就拆开看看,现在我要把它弄好。”

“记得住零件放哪里吗?”

“嗯,记得。”

风天逸没有接着问,就静静地看着他修表。

04

“修好啦~”男孩不大会儿就把表修好了。

“给我看看。”

“哦,给。”

“倒还挺还原的。”风天逸拿着表左看右看,看了一会儿,还给了小孩儿。

“我可是想成为像机枢那样伟大的人,修表什么的当然是不在话下(◦˙▽˙◦)”

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“我叫羽还真。你呢?”羽还真看着风天逸。

“风,风天逸。”风天逸被羽还真水蓝色的眼睛看着,一时有一些害羞,便偏过头,看向别处。

有(xin),有(dong)点(de)可(gan)爱(jue)〃∀〃

风天逸:看来老爸说的没错,幼儿园真的很好。

05

幼儿园的学业自然没有那么繁重,一上午除了做游戏,就是听老师讲几个故事,一上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。

——午休——

风天逸没有回家,风爸爸让他在幼儿园里住宿,美名其曰学(bu)会(xiang)独(guan)立(ni)

吃过饭,老师安排住宿的同学上楼睡觉。风天逸和羽还真的床是挨着的,两个人面对面地躺着说悄悄话。

“哇,你说你是皇子,好厉害啊。”羽还真小声地说道。

“那是。”风天逸得意极了。

风天逸刚想说什么,突然发现羽还真已经睡着了,风天逸伸出手轻轻地掐了一下羽还真的脸。

啊,好软。

风天逸就这么看着羽还真,越看越好看,慢慢的,自己也睡着了。

话说风天逸你还记得你说过你的身份是要保密的嘛?!

06

“各位同学,起床啦。”老师把睡觉的同学叫醒,穿好衣服,叠好被子,下楼等着吃水果。

吃完水果,就开始上第一(wan)节(you)课(xi)风天逸本来对这些游戏不感兴趣,但是羽还真却邀请自己一起去玩游戏。

好吧,既然是你邀请我,那本皇子就勉强陪你玩吧。

“可不可以帮我推一下秋千。”羽还真坐在秋千上,侧过头看了看风天逸。

“嗯,扶好,小心别摔下来。”风天逸站在羽还真后面,慢慢地推着秋千。

“啊!”羽还真一个没扶好,就从秋千上摔了下来,到底是小孩子,又是从秋千上摔下来,哇的一声就哭了起来。

“笨蛋,不是让你扶好了嘛!”风天逸赶紧跑过来,蹲下去把羽还真扶到旁边的椅子,撩起裤子看,只是有点磕红了,并无大碍。

“我,我想别的来着,就,就没注意……”羽还真被风天逸这么一吼,就被吼住了,但又莫名其妙地被骂了一下,又开始委屈地哭了起来。

“别哭啊……”风天逸也意识到自己的话有些过,手从兜里掏出两颗软糖,“呐,给你,中午那会儿我没吃,现在给你啦。”

“谢谢。”羽还真伸手把糖接过,打开糖纸,把糖塞到嘴里,甜蜜驱赶了疼痛,刚才皱的跟个包子似的连也舒展开来。

“……”风天逸看着羽还真吃糖都这么可爱,咽了咽口水,说道:“我把糖给你了,你给我什么啊?”

“我没有糖……”羽还真想到了什么,又补充道,“那个怀表是我要送姐姐的,不能给你!”

“我才不要那块儿表呢。”

“那你要什么?”

您的好友 风·流氓·天逸 已上线

“你让我亲一下呗。”

“你你你怎么能这样!”羽还真被这莫名的要求羞红了脸,再说,亲亲不是只能男女之间嘛。

“我爸妈就这样啊,再说,亲你一下又不会少块肉。”

“……好吧,”羽还真想了想,好像是这么个理儿,但是想到风天逸凑过来的脸,顿时感觉自己的脸更红了,就闭上了眼睛,“你亲吧……”

“噗,那么紧张干嘛,我是亲你又不是吃你。”风天逸凑过去在羽还真软软的脸上亲了一下,“睁眼吧,看把你吓得。”

“嗯……”

还以为是嘴巴呢……不对不对,我想什么呢。

07
据说羽还真一下午的脸都是通红的。
“脸怎么这么红,难受吗?”老师问羽还真。
“不难受不难受。”
“那脸怎么……”
“没事哒老师。”
“难受的话,要和老师说哦。”
“嗯嗯。”羽还真点点头。
老师:卡哇伊_(:з」∠)_

08

一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,风天逸和羽还真互相告别回家。

来接风天逸的是风刃,在车里,风刃问了问今天都干了什么,风天逸一一回答。

“对了,接你走的时候,你和谁说得再见?”

“朋友。”

“第一天就交到朋友,可以啊。”

“那是。”

我最喜欢去幼儿园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彩蛋时间

风天逸:【盯】

羽还真:(◦˙▽˙◦)

风天逸:……

羽还真:(◦˙▽˙◦)

风天逸:……〃∀〃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感谢观看【鞠躬】

真真直播间【四】

看文前请听我bb一下

本来这篇文是想周日更的

但是

我 气 管 炎 犯 了

没错

继上周的心脏疼我又感冒了

不过我不会因为这个不更的(废话,你一边发烧咳嗽一边玩手机怎么也不像难受的)

我 触 电 了

拔电脑线的时候手抠到插座里去了,右手电麻了。

手机玩不利索就睡了一天




下拉开启↓







“hi,大家好呀!今天我们家里开家族聚会,所以嘞,今天会有很多人,这次直播就是福利直播辣~”


【萌新求解,家族聚会是?】

【真真和羽皇的亲戚每年都有一个月会聚在一起玩的】

【啊啊啊啊上次的福利直播还是去年3月份,生病没赶上,忧桑】

【nice】


“真真我来啦!”从镜头的远处可以看到飞霜郡主正拍打翅膀飞过来,“想不想我啊,真真。”

“当然想啊~”

“哎,对了,风天逸对好不好,有没有欺负你。要是欺负你了,就跟我说,40米大砍刀安排上。”

“姐姐你的形象啊……”


【噗,护弟心切的飞霜郡主】

【羽皇:欺负?肯定没有,除了床上】

【我是飞霜郡主的形象,她不要我了,有好心人收留一下吗?】


“有了飞霜姐姐就忘了你苓姐姐啊。”易茯苓拍了拍羽还真的肩膀,假装生气。

“当然没有呀,我最想你了,苓姐姐~”


“羽还真,你还要在那里腻歪到什么时候,快点出来。”

“哦哦哦,来啦!”


【羽皇连自家小姨子的醋都吃啊】


“方木表哥,秦明表哥!你们也来了!”

“局里没什么事,谭局给我们放了假。”


【木木和秦科长还是一如既往地……高冷呢】

【比上次好多了,上次只回答了“嗯”】


“哎呀呀,家里来了好多人,暂时没办法直播,晚上六点准时直播,拜拜喽。”


……


“我回来啦~下午的直播内容是,玩 游 戏。”晚上六点,羽还真打开直播,朝着镜头露出一个微笑,“我们玩传话游戏,最后一个说出来的话如果和第一个人不同,就要受到惩罚。”


【突然有点兴奋是怎么回事?】

【兴♂奋】

【前面你够】


顺序:风天逸 张代表 陈舞蹈 金承煜 何安宁 顾夜白 范闲 羽还真

“果然……”


【真真已经预料到自己是最后一个了吗2333】

【心疼真真】


游戏开始

风天逸想了想,低声对张代表说:“肆无忌惮。”

张代表想都没有想就低声告诉陈舞蹈:“四五个鸡蛋。”

风天逸:???

张代表用嘴型说道:“我 故 意 的。”

风天逸:????!!


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】

【您的神队友——张代表 已上线】

【羽皇的眉毛要飞了233333】

【我先心疼真真一秒】

【2333】


听到张代表说的话,陈舞蹈想了想,小声地对金承煜说:“四十五个鸡蛋。”


【小老弟你怎么回事?】

【233333】

【我可算是明白什么叫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了】

【2333】


好在金承煜,何安宁和顾夜白靠谱,没有把这个离谱的答案再带偏……


顾夜白小声地对范闲说:“四十五个鸡蛋。”

范闲点了点头,转头对羽还真说:“五十四个鸡蛋。”

顾夜白:????我表达地不好吗?


【噗哈哈哈哈哈范闲忙傻了吧】

【从肆无忌惮变成五十四个鸡蛋wdm】


“五十四个鸡蛋。”羽还真自信地说出答案。


【真真你哪来的蜜汁自信】


“是肆无忌惮……”风天逸无奈地说出答案。

“啊嘞,是肆无忌惮啊。”


“好了,真真,过来选一张卡片,然后完成卡片上的内容,一定要完成哦。”雪飞霜把真真拉过来,指了指桌子上的卡片。

“哦。”真真从一堆卡片中随便抽了一张,拿起一看,脸色变得很难看,“一定要完成吗?”

“那是当然。”易茯苓点了点头。

“好吧……”羽还真想了想,像是做了很大的决定,“天逸,过来一下。”

“哦。”

风天逸刚走到羽还真面前,“啪”一个巴掌准确的落在了风天逸的脸上,虽然没用多大劲,但声音依旧很响。

风天逸:???

紧接着是第二个巴掌,左右各一个,完美。


【哈哈哈哈啊哈哈哈】

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】

【噗,心疼羽皇】

【哈哈哈哈哈哈】


屋子里沉默了两秒,随即爆发出巨大的笑声:张代表笑得就差在地下打滚了,陈舞蹈也在那里不停地笑,啊,果然是明星,表情管理就是好,范闲和金承煜笑得肚子疼,何安宁和顾夜白笑到飙泪。就连方木也开始捂着嘴笑。雪飞霜易茯苓二人更是没心没肺地笑起来。

然鹅我们的秦明也想笑,但是为了人设只好憋着。

老秦你的嘴角抽搐幅度有点儿大。

“啊啊啊对不起天逸对不起>人<只是卡片上写着让我给你两个耳光,对不起,有没有打疼你。”

“没事儿……”

众人表示没事个毛线啊!游戏结束的那天晚上,风天逸和羽还真的屋里声音贼拉大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彩蛋时间

雪飞霜:别拦我,我要宰了风天逸!!

易茯苓:您可歇歇吧……


真真直播间【三】

看文之前我要suofa

上个星期因为难受就没有更

hin抱歉

第五人格我也好久没玩了

阿西吧

我也不说什么了

谢谢观看

下拉开启↓





“呦吼,我来啦!”


【真真这样打招呼吓我一跳】

【真真晚好啊】

【真真,今天又把你们家哪位大神请来了?】


“有我一个大神你们不开心吗?”羽还真嘟了嘟嘴,假装很生气,“好吧,我把我的我的堂哥叫来了。”


【真真哥哥真多啊……】

【真真的哥哥包括真真都被老张家拱了啊……诶我为什么要说老张家】

【真真的堂哥是谁啊?】

【同问】


“他也是澜州直播里的主播,是位游戏主播……欸,他来了,我去开门”羽还真三步并作两步地跑去开门。


【我好像知道是谁了】

【谁啊】

【你猜啊】

【我jsixnxixndl】


“噔噔,我的堂哥——金承煜~”

“hi,我是金承煜。”


【wdm 煜儿是真真表哥,我jzodjsksjdj】

【终于知道为什么今天煜儿不直播了】

【今天直播干嘛捏?】

【当然是玩游戏啦】


“哇,你们都猜到了,没错,今天,玩,恐怖游戏,第五人格!”


【哇塞,我要看煜儿遛鬼】

【啥,第五人格?我只听说过第五幼儿园】

【啥,第五人格?我只听说过第五bug】

【啥,第五人格不是换装游戏吗?】

【众所周知,第五人格是一款恋爱游戏。】


“噗,你们有毒吧,我去叫天逸和范闲堂哥登游戏。”

“嗯,我先登号领点东西,好久没玩了。”


……


“ok,准备就绪,我拉队伍。”金承煜伸了个懒腰,活动活动筋骨,一副要开打的样子。


【煜儿你玩游戏的时候为何总冒着杀气】

【等等,woc,这四个人的昵称……】

【羽还真——单纯不做作】

【风天逸——是羽皇不是女皇】

【金承煜——我要杰克抱抱】

【范闲——我一点也不闲】

【wdm 这都是神仙名字】

【煜儿你不是叫煜树林风嘛?】


“那个名字不好听,本来就是随便起的。听说这个名字有迷惑监管者的作用。”


【啊各路游戏大神保煜儿今天遇到的都是佛系屠夫啊】


“天逸,范闲表哥,你们技术怎么样啊?”

风天逸/范闲:“人皇/机皇”

“哇塞,那么厉害。”

“行啊范闲,平常不见你玩游戏,想不到还是个机皇啊。”


【飞霜宝赠送特制弹幕x1:真真别听他俩瞎说,我中午刚看见他俩下完游戏】

【郡主实力拆台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】

【飞霜郡主干得漂亮!】


“好吧,”羽还真咽了咽口水,“煜哥,看来只能靠咱们俩了……”

“刚才是谁在弹幕里保我今天遇到的都是佛系屠夫来着,再保一下呗。”


【23333各路游戏大神保煜儿今天遇到的都是佛系屠夫】


第一局

羽还真——机械师

风天逸——佣兵

金承煜——舞女

范闲——律师

“风天逸,你去遛鬼,其他人修机。”

“不要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我要保护真真。”

“真真有他儿子保护啊。”

“羽还真你什么时候有的儿子!”

“是我的机器人啦。”


【从此对话我们可以看出羽皇真的刚玩第五】

【我的右眼皮在跳,有种不祥的预感】


“那,我去溜鬼吧……”金承煜表示很无奈,同时内心鄙视风天逸,呸,死妻奴(ノ`⊿´)ノ


——游戏开始——

“噔噔——”

金承煜:哎?真真你怎么突然半血了!

羽还真:转角遇到爱,我也很无奈¬_¬`

羽还真:我需要帮助,快来。

风天逸:我来了!

羽还真:欸,天逸你怎么那么快就来了啊?

风天逸:技能啊,不过五个太少了,我用完了。

羽还真:用完了!风天逸你有毒吧!

金承煜:风天逸,你坑我来的吧!


【我勒个去,羽皇简直有毒】

【护腕用完了还行】

【羽皇你……】


“真真转点,去无敌房,我放八音盒。”金承煜让自己平静下来,开始指挥。“风天逸,你……自求多福吧。范闲你继续修机。”


【噗哈哈哈哈哈,煜儿已经放弃羽皇了】

【心疼煜儿一秒23333】


“噔噔——”

“真真……你怎么倒地了……”

“天降厂长+厂长儿子,我成夹心饼干了……”

金承煜揉了揉额头,试图让自己平息下来,然而发现并不行,沉默三秒后接受了现实……“我去救你……”

“噔噔——”

“我勒个去,风天逸你咋也倒地了!”

“你在那里嘀嘀咕咕又不救羽还真,我就去了。”

“我是问你怎么倒地了。”

“没注意。”

“……”


【煜儿:我eujdndkxjdjdjd】

【真好】

【真好】

【真好】

【真好】

【真好,煜儿,下局会更好】


“我去救你们……”金承煜操控着键盘,转点,加速,躲娃娃,一气呵成。


【煜儿操作好棒啊,瞅了一眼自己的小废爪】


“表哥,小心你……”


“噔噔——”


“后面……”


【出现了,舍身救人】

【虽然煜儿救下了真真,但是倒地了233】

【换人上树,讲究】

【都给我哭23333】

【泪目】

【哈哈哈哈哈哈】

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,心疼你煜儿】


最后折腾了半天,真真煜儿风天逸各上了两次椅子。最后靠着范闲的欧气摸出一把枪救下来差不点上天的风天逸。


——逃出升天——

风天逸和范闲因为临时有事,去处理公务。

“啊……好吧,这次直播先到这里,我要安慰一下表哥受伤的小心灵。”真真无奈地看了看在旁边嘀咕自己为何上了两次椅子的金承煜,叹了口气,关上直播,“拜拜~”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彩蛋时间

真真:你不是刚下的游戏吗?怎么买的佣兵啊?

风天逸:我有钱啊。


金承煜:范闲!陪我玩游戏,我就不信有我在,你的技术提不上去!

范闲:煜儿我真的有很多事情要办,不然风天逸那个脾气,明天就得把我吃了!

金承煜:岂可修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谢谢看到这里【鞠躬】

彩虹屁什么的不会写啊!(இωஇ )


莫名其妙的脑洞

这一周里脑袋里莫名其妙地想出这些东西

其实也不算脑洞吧……

就是一些莫名其妙的对话

如果不嫌弃的话就看看吧

纯对话,基本没剧情

下拉开启↓

“秦法医,你什么时候也会开这种拙劣的玩笑了?”

“方警官,你吃醋了。”

“没有。”

“你真的很不会撒谎。”

【啊……莫名其妙……其实这里的秦明说的不会撒谎指的是方木在自己面前不会撒谎(强行圆场】

“羽还真,羽还真!”

“风天逸,你在我这瞎嚎什么?”

“雪飞霜,你让羽还真出来,我可以解释清楚的!”

“真真打电话的时候我也在,他说他不想见到你,你听
不懂吗?堂堂风总在我这里大喊大叫,不嫌丢脸啊。”

媳妇儿都要丢了还管什么面子。

【ooc了呀……啊……好无奈¬_¬`】

“哎哎哎,裴尚轩。我是不是打扰你和小春了。”

“你就差蹬俩高跷杵路边儿照亮他人前行的路了。我都
计划好了今天晚上的约会,怎么半路上就杀出你这么个程咬金呢!要不是小春脾气好,你信不信我当场把
你团吧团吧踢球门里啊!”

“这不宿舍没人,食堂又莫名其妙地装修,我就想蹭你顿饭,谁哪儿知道你出来是…再说了,吃饭的时候你俩吃饭坐在一桌上,我单独一个桌,够意思了。”

“你丫还好意思说,这几个月我省吃俭用省出五百块钱,我和小春三百块钱就够,你一来,好家伙五百块钱进去了,不是,我说孙瑜,那么大一鸳鸯锅,您除一锅和几个盘儿没吃,剩下的都给我打发了,真行。”

“我这不饿嘛……得,我也不在这儿发光发亮了,我撤了。”

“快走吧你。”

“靠,忘了问他借打车的钱了。”

“孙瑜怎么走了啊?”

“电灯泡走了你不开心啊?”

“什么啊……”

“这叫二人世界,孙瑜来了,他不是电灯泡谁是。”

“你怎么跟个小孩似的啊……”

“是不是小孩儿,找个酒店验证一下啊。”

“流氓。”

“只耍给你看。”

……

“对不起啊,小春。”

“怎么了?”

“本来想吃完饭带你去看电影的,结果现在连打车的钱都没了。”

“没事儿,就当减肥了。”

“……我以后一定会挣很多钱,都给你花!”

“那我要吃遍天下美食!”

“包你满意。”

【本来最开始的时候,这个对话就到小裴和孙瑜的对话,小春只出现在对话中,然后就开始往下延这个对话……一言难尽  本来想学小裴的京片子来着,结果越写越像我的说话风格了~我是不是把孙瑜和小春的胃换了?(bushi】

“嘶——你咬我干什么?”

“离我远一点!”小姬野紧紧地握着一杆比他自己高出许多的枪。

“你这小孩儿,要不是我救了你,你早就成了那河里的水鬼了!”

“……谢谢你,我不叫小孩儿,我有名字。”

“你叫什么啊?”

“我叫姬野……荒野的野!”

【我觉得要是成年的姬野应该不会轻易告诉别人名字……然后就变成小姬野了……】

【在干嘛呢?】陈舞蹈的手机“嗡嗡”地响,打开一看,是张代表发来的信息。

【买水果。】陈舞蹈立刻回信息。

【在哪儿?】

【公司路东边的小摊。】

【等我】

【嗯】

……

【回头】

“你这是?”陈舞蹈看着气喘吁吁的张代表,他还从没看见过这么狼狈的他,不免笑了笑,“跑过来的?”

“车没办法开过来,我停在你们公司门口,我怕你等太久,跑过来的。”

“这么着急啊。”

“有件事要和你说。”

“什么事啊?”

“我喜欢你。”

……

“什,什么,你再说一遍。”陈舞蹈被这突如其来的告白吓到了。

“我说我喜欢你。”

“这不是合同上的吧。”

“现在,我加上这一条,期限是,一辈子。”

“我想我不能答应你。”

“因为这个,对吗?”张代表拿出手机,点开一张图:“酒驾罚单”“聊天记录”“诊断书”“杀人计划”

“你都知道了啊,所以呢,看完有什么感想吗?”

“再忍耐一下,”张代表上前一步抱住陈舞蹈,“我会让你和公司解约的。我们交往吧,我不是你的金主,你不是我的情人,我是你的男朋友,我想给你一个家。我会让你当影帝,当我一个人的影帝。”

“这么自私啊……”

“一切都由你,除了拒绝我。”

“好吧,我答应你了。”陈舞蹈笑了,这是他二十一年以来,笑得最开心的一次。

【bug好多啊……请无视掉!】

“医生,张代表他怎么样了?!”

“只是吸入了一些安眠药,倒地时有些轻微擦伤,一会儿就能醒来了。”

“谢谢!”

……

“张代表,到底怎么了?你晚上那会儿急急忙忙说要出去,怎么就进医院了?!”

“人家警察都这么急,你急什么。”

“快说!”

“行行行,我说,我以前不是告诉你我有一女朋友,推荐到我投资的整容医院整形,结果出了事故,死了,主刀的甄院长跑了。昨天他给我打电话,说想见我一面,我也没想别的就去见他了,结果那孙子要杀我,整成我的样子,连声音都变了,把我吓一跳!我不小心就昏过去了,要不是鬼护士和何副院记错时间提前来了,估计我就进的不是病房,是太平间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你知道我昏的这段时间都想了什么吗?”

“什么啊?”

“我就想,哎,我要死了,挺好。不用管那什么狗屁家业,不用管什么应酬,也不用管一天天到晚跟别人谈生意,更不用管公司里上上下下几万人的死活。到那边儿也孝敬孝敬我爸妈。然后我就接着想,欸,不对啊!我可以什么都不管,我家小孩儿还等我呐!,我还没带他吃好吃的,没看我家……哎,舞蹈你别哭啊!”

“我…我害怕,我害怕又只剩我一个人,你,你能不能别吓我,你,你知不知道,我听你进了医院,还昏迷不醒,我…我差点从楼梯上摔下去。”

“啊?没摔着哪儿吧!用不用让医生看看?医生!”

“行了,真是的,这话应该我说才对啊。”

“给我唱首歌吧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Don’t you ever question why

I’m by your side

I’m here when you cry

'Cause he told you lies so slyly

I run my fingers through your hair

And show I care

But I’m not the one

That your heart belongs to nightly

But if I stay would you kiss me

in the summer rain

Or let me wash away into the sand

Would we lie together underneath

the burning sun”

【歌词选自If I Stay,选这首歌单纯因为好听而已(其实还是有一丢丢像代舞的(一开始差点选了five hundred miles,幸好我制止了我的手】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谢谢看到这里【鞠躬】

占tag致歉(秦方只有四句话啊……)

真真直播间【二】

看文之前请听我bb
本来是想周四那天发这篇文的
结果手机被收走了……
唉:-(
没有文化真的很难受啊
感觉自己的学白上了……
感谢观看【鞠躬】
下拉开启↓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“Hi,晚上好啊~”晚上八点,羽还真准时开启直播,只是与上次不同的是,羽还真旁边坐着一位戴面具的男生,“我把我的表哥叫了过来,他呢,你们一定都认识~”

【真真晚上好呀】
【真真晚好】
【旁边这个男生怎么这么眼熟】
【前面+1 好像在哪儿见过】
【真真,你的表哥是谁呀?】

“表哥,面具摘下来吧。”顾夜白将脸上的面具摘下来,露出脸的那一刻,弹幕沸腾了。

【哦哦哦哦哦哦哦,是顾夜白!!】
【啊啊啊,夜白大大,我超喜欢他的作品】
【+1颜好作品好,还做得一手好菜,这样好的男人去哪儿找啊!】
【我去叫我朋友来,她也超喜欢顾夜白!】
【夜白大大,你什么时候更漫画啊】
【同问什么时候】
【wdm还有催更的23333】

“谢谢大家的支持,”顾夜白朝着镜头笑了笑,啊,会心一击,“漫画大概下周更,因为这两个月一直在忙别的事,抱歉。”

【突然想起夜白大大参与光年之外新版本的宣传cg的制作了】
【前面的,真的吗?!我没做梦吧!】
【没做梦,就是真的】
【最喜欢的人参与最喜欢的游戏宣传cg的制作,啊,此生无憾】
【夜白大大,注意休息,黑眼圈都出来了】
【233真真已经气到咬手绢了】
【真真:你们都不理我嘤嘤嘤】

“表哥,早知道就不叫你来了,我的粉丝都不理我了。”

真真咬手绢.JPG

【真真我还爱着你】
【两个男神在一起直播,血包!】
【真真莫方有我】
【前排出售血包】

“问题君,一会儿必须给他提多点儿问题,哼╯^╰”顾夜白面无表情的捏了捏羽还真的脸“小没良心的,给你拉人气还坑我”“略略略略略。”
【啊,我死了~】
【两人相处超级萌啊】
【哈士逸赠送人气打榜x520】
【此夜安宁赠送人气打榜x520】
【前排围观两位老攻撒币】
【撒币海星233】
【安宁大大也来了wdm】

“谢谢天逸和安宁表哥的礼物,夜白表哥,你有没有为我的粉丝带礼物啊~”顾夜白拿出五个白色信封,上面用黑色艺术字写着“夜白·画展”“这是画展的邀请函,到时候直接拿着邀请函进场就可以了。”

【哇,还没官宣欸】
【我们是第一批知道画展信息的人诶,莫名开心】 【砸锅卖铁也要去画展】
【本非酋拉低中奖率来了】
……

“问题君,接下来就是你的solo时间了~”羽还真笑了笑,看了看顾夜白“表哥,接招吧~”

【真真你在散发杀气欸】
【Q:最近在忙什么?接下来有没有什么新的行程安排?】

“……最近刚刚参与完光年之外新版本的宣传cg,后天要去观看成片,近期的行程安排应该只有下个月的画展。” “哇塞,表哥你好忙啊,辛苦你了。” “还说不说我抢你人气啦!” “不说了,表哥你最好了~”羽还真拉着顾夜白的胳膊蹭(撒)蹭(娇),就像小奶猫一样,让人心痒。
【哈士逸赠送特制弹幕x1:羽还真,蹭够了没】
【噗哈哈,羽皇吃醋了】
【羽皇os:真真,你能不能多蹭蹭我嘛?!】

“知道了啦。”╯^╰

【Q:光年之外新版本增添了什么?】

“我也不能透露太多,emmmm……完善和增添了光年之外和各个职业的背景故事,其他的嘛,你们就等着下一次更新吧。”

【期待期待期待】
【表示要买个新电脑来下光年之外了】
【显卡的香味】
【行家啊】
【这内存太大了】
【是你电脑差劲吧,大叔】
【喂喂,前面有毒吧2333】
【哈士逸赠送人气打榜x1314】
【呵,恋爱的酸臭味】

“哇,你们,简直有毒啊……”

【Q:安宁大大会为您画画吗?】

“会啊,有时候休息时间,他就会为我画画,过生日的时候他也会为我画画………………求婚也画了……”

【我牙疼……齁的】
【人家休息时间用来画画,我休息北京瘫……】
【前面的关注点不应该是求婚吗?!】
【md,我也要找一个会为我画画的男人嫁了】
【感觉自己嫁不出去了怎么办】
【好朋友一起走,谁先脱单谁是狗】
【汪汪汪】
【汪汪汪】
【无f**k说】

“哈,放心吧,你的另一半一定回来找你的,只不过是时间问题。”顾夜白笑了笑。

【最后半句突然扎心】
【Q:安宁大大的饭做得怎么样】
【这么一说想起安宁大大也非常会做饭】
【但是安宁大大总是深夜放毒啊!】
【大半夜的,饿死我了……】
【两个人都很会做饭呢】

“嗯……挺好吃的。”

【夜白大大和安宁大大以后不画画了,自己开一家餐馆绝对生意火爆】
【好想吃夜白大大做的饭】
【好想吃安宁大大做的饭】

“我做的饭当然很好吃,何安宁做的还没我的好吃呢~”

【你们老陈家是不是都有一种被夸翘尾巴的毛病……诶我为什么要说老陈家】
【此夜安宁赠送特制弹幕x1:睁眼说瞎话……】

“才没有,我做的饭就是很好吃。”顾夜白毫不留情地回怼。

【Q:看过安宁大大《安夜》的r18剧情吗?】 【woc我敬问题君是条汉子】

“r,r18?”顾夜白一愣,“何安宁告诉我是日常向啊。”
【真真输这链接http://anye.lzmh.com/post/0824】 【我怎么进不去啊】
【需要身份验证的,未满十八岁不让看】
【啊……还有四年】
【再等三年……】

“嗯好的,我输一下链接”链接打开后,真真愣住了“……哇……哦…………”顾夜白更是脸黑:“何安宁,最好解释一下……”

【哈士逸赠送特制弹幕x1:何安宁你在给真真看什么脏东西】
【此夜安宁赠送特质弹幕x2:小白,听我解释啊…… 大哥,你家真真20了……再说也不是我让他看的】 【哈士逸赠送特制弹幕x1:很好……何安宁……】
【此夜安宁赠送特制弹幕x1:顾夜白,小白,亲爱的,你听我解释啊……】
【前排围观土豪】

“你解释吧,我听着呢”

【此夜安宁赠送特制弹幕x1:我画得都是真的,毫无半点虚假】
【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】
【hhhhhh毫无求生欲的解释】

顾夜白感觉自己的太阳穴正在“突突”的跳着,揉了揉眼睛,沉默了一会儿,说道:“回家再跟你算账。” “好了,今天的直播就到这里了”在真真关闭直播的前一刻,大家听到了真真的一句吐槽。

“再听安宁表哥的解释,可能会出人命的吧……”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彩蛋时间
安:夜白,我错了……
夜:错哪了?
安:不该把你画得那么受……
夜:今天你睡沙发吧。
安:小白我错了,我这就把你“身轻腰软易推倒”的人设改掉!!!
夜:这个月你都睡在沙发上吧。
安:小白—— 【哀嚎】
据说何安宁睡完一个月的沙发感觉自己腰快酸死了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谢谢观看
各位大佬能不能帮我想想问题啊……
没有文化的我真的很无奈了……
【咬手绢】

真真直播间【一】

看文之前请让我bb一会儿:

我没有文化
我只会瞎写
但是我爱沙雕文啊哈哈哈哈
阅读此文请抱以宽容心
说是逸真其实也没啥
不嫌弃的话

下拉开启↓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“hello,听得见吗?”羽还真朝镜头摆了摆手。

【听见了,啊啊啊啊!真真晚上好!】
【真真,你今天怎么有时间开直播啦!】
【晚上好呀,真真~】
【听得见,真真】

“嘻,晚上好呀,嗯,为什么直播……”羽还真拿起桌子边上的一张纸“呐,这是澜州直播官方发给我的邀请函,本来是不想参加的,但是奖品里面有机枢前辈的著作,所以……嘿嘿,你们懂哒~”

【23333昨天刚看完这个活动就在想真真会不会开直播】
【前面的+1】
【待我去看一眼~】

“这个活动从今天开始,为期三十天,大概规则是系统结算三十天的播放量选出人气值最高的主播,可以随意挑选一样在单子上的一份礼物。”羽还真放下手中的纸,双手合十,“那么接下来的三十天,拜托大家啦~”

【真真就算你不说我们也会帮你的!】
【前面+1砸锅卖铁帮真真拿到礼物!】
【哈士逸赠送人气打榜×100】
【哇塞,参见羽皇~】
【前排围观羽皇宠真真】
【啥?羽皇?哪儿呢?】
【前面新来的吧】

“谢谢天逸~”看到风天逸送的礼物,瓦们可耐的真真笑得灰常开心“给大家透露个直播内容,除这次的直播以外,每期我都会请一个人来和我直播。”

【哇塞,期待欸!】
【羽皇不会来吧!】
【我觉得不会,上次他们一起直播撒狗粮太严重】
【一堆人在刷一些有♂趣的东西,然后那次直播后真真两个星期没直播】

“诶呀,你们又在瞎说,哼╯^╰”

【真真嘟嘴式生气JPG,已截】

“这次就委屈你们和我尬聊了,嗯……我可以回答你们提的问题哦~”真真拿起旁边的工具“顺便做几个机械陀螺随机放送~”

【呼叫问题君】
【呼叫问题君】
【前排呼叫问题君】
【问题君是谁?】
【前面新来的吧,问题君每次问得问题都能一针见血,但问题不过,谁都可以接受】

“问题君求放过啊~”“一个陀螺完成啦~”

【woc,啥情况】
【我就看见一堆零件在真真手里转来转去的】
【真真手好巧】

“那是,嘻嘻,我都认为我是非常巧~”

【真真,你尾巴要翘天上去了】
【Q:真真,你的工作状况怎么样了?】

“嗯……我现在在星辰庭实习,大概……还有三个星期就可以通过了~”

【woc真真牛批】
【星辰庭欸,澜州最好的建筑公司啊】
【星辰庭,和澜州六个区的大学都是出自星辰庭】
【真真666666】

“又做好一个啦~”

【真真你手好快……】
【Q:真真你凝翼了吗?感觉怎么样】
【woc,照问题君这个问题想真真刚二十!】
【真真上个星期生日哦】

“当然啦,我上个星期刚过完生日嘛,凝翼的时候没什么感觉嘞,但是凝翼结束后感觉翼孔有点涨,不过过几天就好了~”

【突然不想凝翼……】
【+1……】

“哈,没关系啦~”“六个做好了~”

【woc 刚才不还俩呢吗】
【真真6啊】
【哈士逸赠送人气打榜×520】
【茯苓糕赠送人气打榜×123】
【飞霜宝赠送人气打榜x233】
【前排围观土豪(←←)】
【前排围观秀恩爱】
【前排围观姐弟情】

“谢谢姐姐们的(人气)打榜~”

【Q:羽皇现在做得饭好吃吗?】
【一针见血hhhh】
【想起那次直播真真吃羽皇的面那表情2333】

“额,现在做得饭反正是比那碗油漆面条好吃多了……”

【hhhhhh神特么油漆面】
【我似乎闻到了油漆味】
【风天逸:那不是油漆的味道,那是爱的味道!】
【哈哈哈前面的小心羽皇抽你】
【哈哈哈】

“时间也挺晚的了,大家该休息了,我也有点困了~”

【我勒个去,才聊这么一会儿就已经过了一个小时了!】
【啊,真真白白ノBye~】

“拜拜~”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彩蛋时间
【关于哈士逸】
“真真,你说我取什么名字呢?”风天逸搂着怀中人,捏了捏羽还真的脸“羽还真的身上人怎么样?”
“哈士逸吧。”
“可我觉得羽还真的……”
“好的没问题就叫哈士逸了名字不错”真真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 打字 确认 提交 完成
“手还真快啊……”
“谢谢夸奖~”
“那么……”风天逸将怀中人放平“就把我刚才说的实践一下吧。”风天逸勾唇一笑

不好,是腰疼的信号

不可描述,刹车刹车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谢谢各位能看到这里【鞠躬】